但叛贼还是有点儿乱了尤其这也不知道是谁喊了

“主公!”“主公!”
 
    “福达,令明,到底出了何事?”
 
    庞德出言道:“主公,探马来报,说叛贼已经向着汉阳陇县进发!听到这个消息后,德是日夜兼程,来报主公!”
 
    庞德说的探马就是马腾留给马超私兵中的,马腾留给了马超五千人马,在茂陵城外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驻扎着。而庞德因为马腾的死,所以他是特别注意叛贼的动向,也经过了马超的同意,所以一直都有己方的探马监视着叛贼。
 
    没想到,探马来报说叛贼已经兵进陇县了,庞德一听要坏事,他可是听马腾说过,马超是从阎忠,师徒感情深厚。而他庞德身为凉州人士,自然也知道阎忠的大名,所以一听叛贼兵发陇县,他坐不住了,赶紧去找刘氏。因为马超不在,刘氏就是当家人,所以庞德和刘氏说完情况后,他就马不停地赶来了徐州。
 
    至于崔安,他是自告奋勇要来的,而且毕竟崔安他认识路,所以有个熟人带路会更快,于是两人就来到了这徐州东海的朐县城。
    马超一听庞德所说,心说不好,果然啊,还是出事儿了。汉阳陇县,那是什么地方,它可不只是凉州的治所,更是自己老师阎忠住的地方。
 
    这些时日以来,因为自己父亲的死,到最后忙得都把自己老师的事儿给忘了。父亲去世,没有通知老师阎忠,因为他毕竟年纪大了,而马超觉得自己这个做弟子的,不应该让老师为小辈的事儿太操心,所以自然就没对阎忠说,结果之后就把老师给抛到了脑后。本来自己应该带着糜贞先去见阎忠的,不过这事儿最后也给忘了,而如今自己是不得不再回凉州。
 
    庞德得到了具体的消息后,就从陇西出发到了徐州东海,这些时日算起来的话,此时应该正是北宫伯玉大军围攻陇县的时候。不过如果说就这么几日,北宫伯玉就能攻破陇县,那么这个马超是第一个不信,别看有韩遂和边章在,但他们可还没这么大的本事。
 
    从兵力上来说,北宫伯玉他们已经十万人左右了,确实并不算少。但陇县的守卒也比一般的地方要多,而在马超的印象中,如果没记错的话,陇县至少有五千人。毕竟那是整个凉州的治所,是刺史府所在地,凉州刺史耿鄙如今虽然不在了,但防守的士卒却一个都不会少的。而且这五千人的战力也绝不是凉州其他地方能比得了的,只能强不会弱就是了。马超可是在敦煌做过太守,所以他对这些可以说还是比较了解的了。
 
    其次那就是因为有老师阎忠在,所以陇县可不是说破就能破的。韩遂边章他们有本事是不错,两人都是凉州名士,确实是颇有智计,马超也承认这个。但他们两人在自己的老师面前,说实话,确实还差不少。不是马超小看他们,虽然如今自己老师的年纪大了些,但要比起真本事来,两个韩遂再加上两个边章也都不是自己老师的对手。
 
    要不怎么韩遂和边章两人只能是凉州名士,而在整个大汉来说,名声就不如凉州了呢。自己的老师那可是闻名天下的名士,只不过就是比较低调而已。但即便如此,还是天下闻名,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,这话用在自己老师的身上正好。
 
    如果两军就是光明正大的对垒,马超还不会太过担心魔鬼禁区。但就怕叛贼用些下三滥的招数出来,那样儿的话,自己老师可就要不安全了。毕竟北宫伯玉还有韩遂他们是不会放过自己老师的,也许韩遂和边章不会用什么下三滥的招数对付自己老师。但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这两个人,那可就不好说了,马超对他们的人品确实是不怎么放心。
 
    凉州算是马超的第二个家了,而且他还当过敦煌太守,所以自然也听说过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这两个人。北宫伯玉是以他熟知汉人的一些东西、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出名儿,至于李文侯此人,他则是以心狠手辣出名。那么这么两个人的组合,如今围攻陇县,马超确实是特别担心自己的老师阎忠。
 
    马超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后,觉得事不宜迟,自己必须马上就得离开,是越早越好。
 
    “主公,这是老夫人给您的!”
 
    庞德口中的老夫人,自然就是马超的母亲刘氏。说着,庞德就拿出了一件盔甲,把它双手呈给了马超。
 
    马超一见,眼眉就是一挑。要说之前还真没怎么注意,庞德手里原来还拿着东西的。不过这回是不得不注意了,这东西他认识啊,正是家传的鱼鳞紫金甲,是一直都在自己父亲身上穿着的。
 
    之前在陇西的时候马超也想过这件宝甲,不过想来应该是自己母亲给拿走了。那么既然是自己母亲给拿走了,在她的手中,那马超自然就不会厚着脸皮去要,他也觉得有没有其实好像区别也不大,那么宝甲在自己母亲那儿放着也挺好。
 
    刘氏拿走宝甲后,为什么没给马超呢。其实很简单,她就是不想给他,因为她害怕。作为母亲来说,她对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很了解的,如果说自己把宝甲真给他了的话,那么没准马超就敢一个人去闯千军万马,然后给他父亲报仇,所以刘氏可不敢把宝甲给马超,她就害怕这个。
 
    但当时听了庞德所说的话后,刘氏知道了,自己这儿子最后还得走出这一步啊。得知自己老师被困,自己儿子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,他必然要去陇县救阎忠。那么怎么救,还是得和叛贼硬碰硬,那么既然如此,那还不如把宝甲给儿子呢,怎么也能防身啊。所以她就让庞德把宝甲给马超带来了,刘氏当然也知道,沙场之上,多些防身的东西当然还是有好处的。
 
    马超接过宝甲后,就用双手这么捧着,他能感觉出自己母亲对自己的关心。可以说手中捧着的并不是宝甲,而是自己母亲对自己的爱。
 
    “福达,令明,咱们这就走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“诺!”两人应诺。
 
    “孟起哥哥,一切小心!”
 
    糜贞赶紧上前,拉住了马超。
 
    “啊,属下告退!”
 
    庞德看此情形说道,他知道糜贞和马超有话要说,所以自己再待在这就不好了。而且自己得先把一切都给准备好才行,然后到时三人直接上马就走了。
 
    “福达,赶紧走!”
 
    庞德到了崔安近前,赶紧拉了他一下。这些时日以来,他们两人可以说混得最熟不过了。
 
    “干啥拉俺?”
 
    崔安毕竟反应慢,所以他不能理解庞德的意思,而庞德对崔安的那些动作眼色和言语,这些其实就和对牛弹琴也没什么太大区别。
 
    庞德此时是暗中责怪自己,自己倒是忘了这茬了,这位反应太慢,自己这些都没用啊。没办法,他只能在崔安耳边耳语了两句,崔安听着狠狠地点了点头,“啊,啊!”
 
    他这回总算是明白了,敢情自己主公和主母有悄悄话要说,可人多了还怎么说啊,对,就是这么回事儿庶女仙途。
 
    “那个主公,俺也下去了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你们先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就来!”
 
    庞德和崔安转身离开,而糜贞她从庞德他们来,就一直待在马超的身边,而这些事马超自然都不会背着她。她此时确实是很舍不得马超离开,但也知道救老师是马超必须要去做的事儿,所以自然不会阻拦,只是却不得不为马超担心。
 
    马超摸了摸糜贞的头,笑道:“贞儿,放心,我没事的!”
 
    虽然马超很想带着糜贞一起走,但他也知道不行。一个是此去陇县,实在是太危险了,所以自然是不能带着她。还有一点,那就是糜贞必须在家中陪着糜太公,以尽孝道,她怎么都不会离开的。
 
    “孟起哥哥,我,我为你换上甲胄吧!”
 
    糜贞说话声音很小,毕竟还没过门呢,但此时的她却很想帮马超把宝甲和盔甲穿上。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如此那就有劳贞儿你了!”
 
    糜贞点点头,“孟起哥哥不用客气的!”
 
    说着,她就动手解下马超的衣服,然后为他穿上宝甲。马家祖传的鱼鳞紫金甲可不是穿在外面的盔甲,它一共也没有多沉,而且还很薄,所以是一件穿在里面的宝甲,然后外面还可以穿别的盔甲之类的。
 
    马超看着糜贞的动作,此时像极了一个小媳妇给夫君穿戴着盔甲衣物。马超清楚,糜贞那可是大富之家的大小姐,平时都是下人服侍着她,而除了她父亲糜太公外,她可从来没服侍过别人,就更别说是给人穿戴盔甲衣物了。
 
    马超一下就握住了糜贞的手,看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他深情地对她说道:“贞儿,我马孟起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!!”
 
    马超这话说得也太直白了,好在如今的糜贞已经慢慢熟悉了马超的作风,所以她的脸上也只是微微的一红,然后就该干什么继续干着什么,不过心里却是非常的高兴,一阵甜蜜。恋爱中的小姑娘嘛,尽管马超的话很直白,但她也喜欢爱郎多夸夸自己。
 
    为马超穿好了宝甲后,糜贞又搬来了马超的盔甲。盔甲可是沉多了,糜贞也是很吃力的才搬了过来,对,就是搬过来的,因为盔甲对糜贞这个才十五岁的大小姐来说,确实是太沉了。不过马超对此倒是也不阻止,也不帮忙什么的,因为他太了解糜贞了,这事儿必须得是她自己完成她才能开心,谁帮忙都不行。
 
    糜贞费了好大劲才给马超穿好后,马超心疼地一手拉着她的手,另一只手则用锦帕给糜贞轻轻擦着汗,“贞儿,真是辛苦你了!”
 
    糜贞对马超一笑,“没有的,我很开心!”
 
    马超猛地抱住了她,“傻丫头,等我回来!陇县事了,我会尽快赶回来的!”
 
    糜太公如今已经时日无多了,所以马超早已想好,只要解决了陇县之事后,就马上再返回徐州,不能耽搁。
 
    “嗯。我等孟起哥哥回来!”
 
    马超背上了自己的雪饮刀后,然后拿起了长枪,就转身离开了。
 
    糜贞则是一直把马超送到了门口,看到马超背影消失后,她这才回了屋。
 
    马超骑着白狮,他一想到糜贞在门口时望着自己的眼神,就是一笑。说实话,糜贞的那个眼神像极了一个妻子送自己夫君出征时,期盼着自己夫君能早日归来的那种眼神。马超提醒着自己,以后可不能再太过于冒险了,因为自己也是有家的人了,除了母亲亲人外,还有最为重要的妻子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一九六章 三英闯营欲入城
 
    凉州,汉阳陇县,此时北宫伯玉的大军已经攻了几日了,可陇县就是久攻不下。
 
    如今叛贼的大军可以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合,怎么说呢,因为北宫伯玉的大军如今分成了两方,这第一方自然就是以北宫伯玉为首的,他和他的兄弟李文侯,他们两人是一个鼻孔出气儿,而他们主要是武力强大,有实力。而第二方那当然就是以韩遂为首的,韩遂和边章这两个凉州名士的组合了,他们主要就是谋略,有智计。
 
    要说刚开始起兵的时候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也就三万人多点儿,等到韩遂和边章加入了进来之后,他们的队伍人数是越来越多,最后达到了近十万人马。可这些人马不都是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两人的,韩遂和边章同样也是有着自己的人马的。因为后面很多汉人也加入了他们,而他们自然不是为了北宫伯玉他们来的,只是为了韩遂和边章两人来的。
 
    不过最后北宫伯玉人还是最多,他有三万多不到四万的人马。而李文侯的人马相对就少了些,他的人只是一万多些。韩遂则是第二多的,他有近三万的人马,至于边章呢,他比李文侯的人要多,两万人左右吧。所以他们两方如果就单以手上的人数来说,其实都差不了多少,但如果以战力来论呢,还是北宫伯玉他们占优,而谋略上自然就是韩遂他们占优了恶女仙途。
 
    所以两方人马其实都清楚地很,如今双方那是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,所以只有两方人马合作才能有最好的前途,要不分开对谁都没好处,那样儿没准会被汉军各个击破也说不定,这个就连李文侯他都知道。至于说最后的利益如何分配,他们当然也有他们自己的一套,所以之后就有了他们这个比较特别的叛贼组合,他们也是一直都在合作着,直到现在。
 
    这不这次围攻汉阳陇县,也是双方合作攻城。北宫伯玉和李文侯攻一日,然后韩遂和边章他们攻一日,到时谁先破城,城内的资源谁就可以多拿一些,商定好了这些后,四人就合作攻城了,不过他们算是都看出来了,汉阳陇县可不比之前的其他地方,确实是块难啃的骨头。
 
    又一次败退了后,北宫伯玉再一次失望地回到了自己的大帐,士卒看到自己大帅如此也不敢说什么,谁要是敢多说话,谁就该倒霉的了,都知道自家大帅的脾气特别不好。
 
    李文侯此时进了大帐,一看北宫伯玉这样,他亮开了大嗓门:“大哥,小弟刚刚想出了一个办法,也许能成!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听后,心说,如今就连韩遂和边章两人都没什么好主意,就凭你也能想出办法来?笑话。不过他却不能这么说,还是依旧向李文侯问道:“那不知贤弟有何好主意,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李文侯咧嘴一笑,“大哥,那阎忠不就在这陇县吗,听说他这个人可是不错啊,那么咱们就可以威胁他,就说如果陇县守军不投降咱们的话,等城破的时候,咱们就屠城三日!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一听,心说你出得这是什么馊主意,亏得李文侯你能想出来。他对着李文侯直摇头,“贤弟,不可,不可啊!本来此次咱们起义以来,就没有多少汉人投靠我们,他们都投靠韩遂和边章了。如果咱们要真这么做的话,那就更没人来投靠我们了!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可以想到,自己真要这么做了的话,那被人骂被人恨是一定的。虽然如今自己也没什么好名声,但总归没有屠城的骂名不是,不过要真像李文侯说得那样做了的话,那这辈子是洗刷不了一个骂名了。北宫伯玉受了汉人的影响,所以他对自己的名声其实也很看重,而不像李文侯那样。
 
    其实李文侯也不是傻子,他当然也知道北宫伯玉说得这些,但是他觉得这已经是没办法的办法了,眼看着陇县就是久攻不下,他是着急啊,看着自己大哥这样,他更是着急。他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,所以你看自己才这么点儿人马,和自己的名声不无关系,但为了攻破陇县,爱怎么怎么的了,自己大哥不想背上骂名,那就都加到自己身上吧。
 
    “大哥,你说的那些小弟都懂,如今大哥既然是有所顾虑,那么一切的后果都由小弟一力承担!大哥你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还是摇了摇头,“贤弟,此事绝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!”
 
    李文侯闻言微愣,“大哥此话何意?”
 
    “贤弟,你都没有为兄了解汉人!我敢这么说,如果咱们真要这么做了的话,那么咱们只要如此一说,陇县城内的百姓就会和咱们死拼到底,到时咱们可能就再也攻不下城池了!”
 
    李文侯一听,自己大哥说得好像没错,就是这么回事儿啊。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,如果说自己真要放出屠城的话来,那么城内的百姓肯定要和自己死拼啊,到时候没准陇县还真就攻不下来了。大哥就是大哥啊,就是这么厉害,小弟是比不上的。
 
    “大哥说得不错,小弟倒真是没想这么多啊!唉,如此如何是好?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一笑,“城池久攻必失,我就不信它陇县能一直守得住!”
 
    “对啊,大哥所言极是,小弟也觉得很有道理!看看明日韩遂边章他们吧,又不是咱们一方着急,这不是还有两个人呢吗仙路芳华最新章节!”
 
    “是啊,要说他们也许比咱们兄弟还要着急也说不定,如今这个时候,谁也不能藏着掖着了,都得拿出全部实力来攻城,料韩遂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小动作!”
 
    李文侯则是冷哼了一声,“哼,他们敢!他们敢有什么小动作的话,小弟我第一个就把他们给灭了!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听了李文侯说得话后,暗中直摇头,心说这李文侯就是爱吹,都养成习惯了已经。就别说你那点儿人了,就算加上自己的全部人马,最后真要跟他们火拼起来,咱们还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啊。北宫伯玉他很清楚,别看表面上确实是自己一方的实力强大,但火拼起来,还真就不一定能胜过韩遂他们,不得不说,在这上面,他还是很有顾虑的。
 
    马超三人从徐州东海的朐县终于是赶到了凉州的汉阳陇县,这一路是日夜兼程,如今终于是赶到了。在来陇县的路上,三人一路也避开了好几批的探马斥候,要说杀了他们也行,就是浪费点儿时间罢了,不过那样儿的话没准就要暴露出来,毕竟韩遂边章他们那也不是吃素的,如果他们要是有所防备就不好了,所以三人才避开了。而以三人的本事来说,避开探马斥候不过就是小事儿而已。
 
    而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所以此时他们正在一处隐蔽的林中休息着,吃点儿干粮,喝点儿水。毕竟是长途跋涉,所以三人已经都是很累了,好在如今的陇县还没有被攻破,这个比什么都好。
 
    “我们黎明时分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正在给崔安和庞德说着自己的想法,他就准备在黎明时分闯敌营,因为他早听说过,说人在黎明时分的防御意识是最弱的,所以对己方有好处。
 
    崔安和庞德听后不住地点头,都觉得主公说得挺对。首先白天肯定是不行,那时候人都醒着呢,防御力量太强,而在大多数人都睡觉的时候发动攻击,这个自然最好,至少防御不是那么强,所以对己方有利。
 
    到了黎明时分的时候,马超睁开眼睛,“福达,令明,准备好,咱们出发!”
 
    两人也睁开了眼睛,稍微活动了一下,然后对着马超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三人上了马,悄悄地向着敌军的大营行去。此时马超的心情有些紧张,毕竟这关系到自己能不能看到老师阎忠,只要进了陇县,自己目的也就达到了。而崔安则是兴奋,因为他好久都没杀人了,今日总算是又上了战场,所以他是特别兴奋。至于庞德,更多的则是仇恨,因为杀死自己主公的仇人就在此处,但今日却不能报仇,毕竟要分清主次。其实马超心中也有仇恨,只是他隐藏起来了,他知道今日还不是报仇的时候,所以自然就没想太多。
 
    三人如虎入羊群般就冲入了敌军大营,结果敌军就乱了套了,有的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,结果就被杀了。
 
    “敌袭,敌袭!”
 
    “汉军来了,汉军来了!”
 
    马超三人此时不是为了破敌,只是为了闯营然后进到陇县,所以只有挡在他们前面的人他们才杀,其他逃跑的他们则不会去管。真有敢阻拦的人,那就是一个杀无赦。结果有人就倒了霉了,还想要拦住马超他们,但就凭他们那两下可能吗,所以最后也落了个身死。
 
    此时的北宫伯玉、李文侯、韩遂和边章都已经醒了,要说都这样了,他们要还都在睡觉的话,那可就有意思了。四人心说,敌袭?开什么玩笑,要是有大股的汉军,探马能发现不了吗,有也只能是小股的,根本就不足为虑。
 
    四人赶紧下令调来了弓箭手,一定要把敌军给挡住,在他们看来,战力再强的军队在乱箭齐发的情况下还能存活下来多少?不过他们倒是都想错了,这次来得可不是汉军的军队,而只是三个人。只不过这三个人都是万人敌,所以不是小股的军队所能比得。而此时,四人调集的弓箭手就在此处等着马超他们,在他们四人看来,来多少汉军就得死多少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一九七章 入陇县终见老师
 
    “报,叛贼大营有异动!”
 
    “知道了,我去看看!”
 
    说话之人是陇县的城门守将,他是在睡梦中就被手下给整醒了。不过之后一听叛贼有异动,他不敢怠慢,赶紧披好了甲胄后,上马就奔着城门而来。
 
    到了城头上举起火把仔细一看,果然如此,叛贼的大营是有点儿混乱,看样儿应该是有人夜闯敌营,所以才这样。不过却不知具体的情况,那么如今也只能是严加注意城外的动向了,却不能轻举妄动,因为其他的情况可都不了解啊。
 
    而北宫伯玉他们四人此时都躲在了自己的大帐中没有出来,而且还都加派了士卒保卫自己的大帐。这四个人可都是怕死的货,所以在敌暗我明,而且自己还特别不了解敌军的情况下,他们可都不敢轻易地出大帐。都知道,如今躲在自己的大帐中,这可以说是最安全的了。
 
    他们只想等着汉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,不过这个时候,李文侯他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想法,但是北宫伯玉、韩遂和边章他们想得可就多了。要说凉州刺史耿鄙已经不在了,那么这支汉军是哪地方的,真是怪事了。可说是朝廷派来的也不可能,因为朝廷派大军来凉州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,此时他们应该还在路上啊,所以这次对来袭的汉军,他们没人知道具体的情况。
 
    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是不知道,但有一点却是能确定的,那就是来得一定是汉军,它绝对不会是别人,这个是一点儿都不会错的。所谓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可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,那么暂时可就要落入下风了。不过却不知道当他们了解到这次只有三个人来的时候,脸上会是什么样儿的精彩表情。
 
    而此时四人在自己帐中等着战报,至于马超三人则向着陇县冲杀着,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冲到城内口了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是一马当先,冲杀在前,当然这也能说明他还是比较着急的,毕竟早些见到老师阎忠,自己也能早些安心。而庞德则落后了一段距离,他虽然没像马超那样冲在最前面,但却是下手最狠的,因为他对叛贼恨意太深了,所以不只是挡在他面前的士卒被他杀了,反正只要是他的大刀能碰到的,他都是一刀解决,毫不留情,也不嫌麻烦。
 
    而崔安他则是落到了最后,不过他却是杀人最多的。因为都已经好久没动手了,所以崔安此时是正过着手瘾呢,赶上这样的大好机会,他自然是不能错过。庞德也不过是遇到大刀能碰到的他才出手,可崔安他却不管能不能够到,反正只要在他附近的,他就是一个都不会放过,当然实在要是跑远了,那就没办法了,于是就这样,他落到了最后。
 
    “快拦住他们,拦住他们!”
 
    “敌军来了!敌军来了田园五兄妹!”
 
    “汉军劫营了,汉军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虽然就马超三个人闯营,但叛贼还是有点儿乱了。尤其这也不知道是谁喊了那么几句,不知道的还以为汉军来了多少人呢,其实里里外外总共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三个人而已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正在向前冲杀着,不过他却发这时候好像是没什么人阻拦了,奇怪,他心里咯噔一下,心道不好。果然刚想到此处,就见前面寒光闪烁,接着就是乱箭齐发,奔着自己就来了。
 
    “令明,福达,小心弓箭!”
 
    马超是连忙大喝了一声,用以提醒着还在后面的崔安和庞德。别看战场之上是声音嘈杂,乱七八糟的,而且他们三人还隔着一段距离。但马超的这声大喝,崔安和庞德两人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一个字儿都不差。
 
    那话怎么说来的,好像是说大将军不怕千军,就怕寸铁啊。如果说去冲击一千个拿着兵器的士卒和冲击一千弓弩手,那么明显是后者比前者不好对付。没办法,马超也只能是一边拨打着箭矢,然后一边加速地向前冲去。当然因为身上有宝甲,所以他注意的只是下身和座下的白狮,还有就是脖子和面部了,至于上身根本就不用在意。就凭那些普通的箭矢,还真就是破不了鱼鳞紫金甲,破了就不是宝甲了,那样儿和一般的盔甲又有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远程攻击那就是远距离也有着大的杀伤力,可这帮弓箭手一旦是让人接近,然后又冲杀进他们队伍中的话,那基本就没什么大威胁了。而此时马超他就已经冲杀进了弓箭手的队伍,有些人还纳闷呢,怎么今日就遇到了一个这么猛的人,射了这么多支箭了,可这位好像是一支箭都没被射中,而且这都已经杀过来了。
 
    “快,大家射死他!”
 
    喊话的这位应该是个小头目,要指挥着弓箭手射向马超,不过此时已经没几个人听他的了。
 
    “大家快跑啊,这个人不怕箭!”
 
    “跑吧,这什么东西,哪是人啊!”
 
    不跑不行啊,马超都已经到了,要是跑得慢的那就看不见早晨的太阳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