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在他眼里还真就没把北宫伯玉他们看得太重

守城了,这要是让人知道了的话……
 
    马超明白胡轸的顾虑,“胡守将无需顾及什么,如今超已是白身了,就当超三人是普通百姓,来帮忙守城!”
 
    “这,也罢,如此那便这样吧!”
 
    虽然胡轸不知道马超怎么又成白身了,雒阳的事儿可不是他这样的小守将能知道的。不过他知道马超是阎忠弟子,而且听人说过马超那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,所以他是半点都不敢得罪,还有一点那就是他知道这三人绝对算是强手了,那么有他们加入的话,也能分担点儿自己守城的压力吧。
 
    “他娘的,来得好啊,你家崔爷爷是来多少就杀多少!!”
 
    崔安看到叛贼来攻城,这可把他给高兴坏了,这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。之前要不是马超拦着他,估计此时他都已经出城战斗了,最开始的闯营他其实还觉得没过够瘾呢。而这回参与守城,他知道自己可算是又能过瘾了。
 
    马超则是暗中摇头,心说崔安这小子不愧是好战分子,自己要是不好好约束他一下还真不行。要是没人管着他,他还不一定会做出来什么事儿呢,因为崔安绝对是个好动的危险分子。
 
    此时已经有叛贼登上了城头,毕竟韩遂和边章两方的人马也不少,所以要说一个登上城的人都没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而胡轸还有马超三人可以说此时就在最前面,而叛贼一上来,他们的位置自然就是首当其冲,所以叛贼一登上城后,胡轸马超几人就对他们下了死手了。叛贼是怎么也想不到,原来城头上又多加入了三个如此厉害的人物,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啊。
 
    在马超他们的手下,几乎没有一合之敌,胡轸他是拿着环首刀,崔安是用画戟,而庞德的兵器则是他的大刀。此次马超倒是没用长枪,他特意是带着雪饮刀来参战的,在步下来说,他觉得还是用刀更趁手些皇叔,别过分。而雪饮刀虽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,但杀起人来那就和杀鸡切菜也没什么太大区别,而且就这么几下,此时马超的雪饮刀上血就已经是不住地在往下滴了,刀确实不愧为凶器啊,尤其是马超的雪饮刀。
 
    庞德手上的动作也不慢,重要的是他下手真狠啊。因为他已经把仇恨都带到战斗中来了,尤其此次遇到的还是韩遂边章他们的人马,这就更不能让他们给跑了。所以韩遂和边章的士卒可就倒了大霉了,他们在庞德的面前,还来不及反应呢,结果就已经去和阎王爷聊天去了。这个不能怪别人,只能说他们的运气不好,谁让他们遇到了庞德庞令明呢。
 
    至于说崔安,这小子和马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慢慢地就已经学坏了。可能也是长时间没动手的原因吧,所以这给他憋得,反正这回只要有人靠近他,他就对人家嘿嘿一笑,然后边笑就边下了杀手。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,这小子的笑那是他自己高兴,而实则这小子是杀神啊,而被他盯上了,那基本就没什么好下场了。让你听到笑声后死去,不得不说这小子是学坏了。
 
    只有胡轸不像他们几个这么变态,不过虽然他没有马超他们那样的武艺,但却也比普通士卒要强很多,所以杀得也算是干净利落了。当然如果没有马超他们比较的话,胡轸确实是出彩的,但就怕比较。所以和马超他们相比较来说的话,他确实是变得黯淡了。没有马超他们的时候,他就是红花,而其他士卒则是绿叶。可这时候,他是那绿叶,而马超他们才是红花。
 
    韩遂看着此时双方激烈地战斗,而此时战场上擂鼓声的节奏却比不上他心跳的节奏,韩遂心里是特别地着急。他也知道汉军的大军就快要到了,所以如果陇县的战事还不能速战速决的话,那么就只有撤退一途,先避开汉军再说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那绝非是智者所为。看来今日战毕,就应该去找北宫伯玉他们两人好好说说,韩遂心中如此想到。他又看了眼旁边的边章,正好边章此时也看着他,两人对视一眼后,都微微地点了点头,彼此就心照不宣了。
 
    韩遂和边章此时已经鸣金收兵不攻城了,而士卒也都退了下来。可在后方观战的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脸色却一下就变了,他们倒是没想到太多的东西,不过北宫伯玉心中暗道,好你个韩遂,好你个边章啊,当着我的面你们都敢整小动作,分明就是没把我们兄弟两人看在眼里。如果要不是他还了解韩遂和边章的一些情况,他都会认为他们都已经投降了汉军,而此时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演戏呢。
 
    北宫伯玉赶紧拍马来到了韩遂两人近前,责问道:“你们两人最好是给我们一个解释!”
 
    在他眼里看来,自己和李文侯攻城都那么尽心尽力,让自己的手下是全力地进攻。可韩遂两人呢,他们这明显是在保存实力啊,两方不是一条心那还谈什么破敌啊。敌人还没被破呢,结果自己人倒是先出问题了。
 
    韩遂则是摇了摇头,心说这异族之人就是异族之人啊,他们没有我们汉人的智慧,也想不出什么来。不过他却不能说实话,所以只好对北宫伯玉说道:“过一会儿,遂就会和首领一起回到大帐,所以到时一切自有分晓!”
 
    一听韩遂都如此说了,北宫伯玉自然也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,见好就收吧,反正韩遂都说了,一会儿要去解释的,到时自然会有结果。而韩遂和边章可不是简单的两个人,他们不只是凉州的名士,是谋士,还是自己要依靠的智囊,没有了他们的话,自己也许就要寸步难行了。所以北宫伯玉又不是傻子,他自然分得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 
    之后四人就到了北宫伯玉的大帐,落座后,北宫伯玉问道:“不知文约先生想要说何事?”
 
    毕竟在智谋计略上还得靠着人家,所以此时北宫伯玉也不敢不尊敬韩遂,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。
 
    而韩遂对北宫伯玉的问话也只是淡淡一笑,“首领,我想过了,如果三日之内我军攻不下陇县,那么我们就退兵!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一听,这是怎么说的,三日内攻不下城就得退兵,凭什么啊。不过他看了边章一眼,边章那个表情明显是说,我同意,我也同意啊。看来这都是他们两人早都商量好的了,要不怎么今日攻城时他们都不尽全力呢,看来就是如此啊唯我终极。
 
    “先生,这为何如此说啊?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还是向韩遂问道,他知道韩遂后面还应该是有话要说。
 
    果然韩遂就给他们讲了讲他的分析,而北宫伯玉一听,这韩遂的话不错啊,之前自己倒是没想太多,不过经过韩遂这么一说,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了。
 
    “玉今日倒是误会先生了,还请先生恕罪才是!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倒是也挺光棍的,该低头的时候绝对不抬头,看起来这小子确实算是有两下了。
 
    韩遂则是微微一笑,“首领无需如此,要说对此,其实遂也是有责任的,遂之前对此倒是没与首领讲清楚。
 
    边章在一旁说道:“各位,如此就这么说定了,三日内破不了陇县,咱们就撤退!”
 
    其他三人听后也点了点头,连李文侯亦是如此。这是实在没办法了,势不在己方,而在人家那儿,所以既然如此劣势,那自然是不能被一个陇县给拖住了。
 
    韩遂此时是一皱眉,而北宫伯玉是正巧看到,他就问道:“先生何故愁眉不展?都是自己人,有何不可说的?”
 
    韩遂听后眉头倒是舒展了开来,缓缓地说道:“其实今日我有一最为重要的原因,使我不得不退兵!”
 
    众人来了兴趣,“是何原因?”
 
    “不知各位可还记得黎明时分闯营的三个人吗,他们可是都进了陇县了!”
 
    这事儿才刚刚发生不过几个时辰罢了,他们对此事当然都记得很清楚。
 
    “当然,不过不知先生何意?”
 
    北宫伯玉问道,反正不懂就要问,他对韩遂从来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“遂就告知各位吧,此三人今日就在陇县的城头之上,杀了我军不少的弟兄!这些可都是此次侥幸逃得性命的士卒亲眼所见,说他们乃是三尊杀神!!”
 
    其他三人一听,什么?敢情那闯营的几个人这么快就已经加入到守城的行列中了,而这几人可都知道那闯营的三位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啊,如此一来,这陇县更是难以攻破了。不得不说,韩遂的这句话,确实是把几人的士气给打击了一下。这回他们更加坚定了,三日不破城,那就赶紧撤兵,跑吧。
 
    李文侯此时是一声冷笑,说道:“哈哈哈,先生也不必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不管什么三个人还是三十个人,反正我李文侯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!”
 
    其他三人心中暗道,你就吹吧,黎明闯营的时候,咱们可谁都没出去啊,彼此彼此。可你李文侯要是不害怕那么为何你不出去呢,而此时在这说别的有用吗,有本事就带兵把陇县破了比什么都强!
 
    虽然心中有想法,但谁也不会说他什么,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太熟了,自然知道他的脾气秉性。而韩遂和边章也和李文侯接触了几个月,对他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,不会去和他抬杠,两人对此,心里也只是一笑完事,更不会去计较什么。
 
    “那么既然如此,就这样说定了!”
 
    最后还是北宫伯玉当场拍板,此事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 
    三日后,陇县依旧未失守,马超他们正在阎忠那闲聊,而此时胡轸来找他们,“各位,太好了,叛贼终于是退兵了!!”
 
    阎忠和马超闻言,两人是相视微微一笑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〇〇章 战凉州汉军再败
 
    到今天文已经写了两百章了,很感谢所有看书、投推荐、关注本书的书友,没有你们就没有个人一直写下去的动力。正是因为有了大家才有了今天,虽然个人写得不好,但却还有各位能看看,这点个人很欣慰。作为写文的作者来说,没有什么比有读者观看更能让人欣慰的事了,所以不得不感谢大家的支持~文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,但个人会尽力好好写下去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听到胡轸所说之后,马超和老师阎忠是相视微微一笑。而庞德心中有些遗憾,如果叛贼没退兵的话,自己还能多杀敌泄愤,不过现在是没机会了。至于说崔安,他觉得自己又该没意思了,不知什么时候还有上战场的机会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退兵的消息倒是没出意外的事儿,都是马超师徒意料之中的,叛贼终于是退兵了,而这也代表着马超此次的陇县之行也算是圆满结束了。当然了,也可以说马超几人这几日的努力都没有白费,至少在叛贼攻城的时候,三人可都是出了大力了,在城头上也是和普通的守卒并肩战斗。而这些,阎忠和胡轸他们那可都是清清楚楚的。
 
    “好,好啊!”
 
    阎忠先开了口,虽然没能剿灭叛贼,但他也知道,想凭借陇县这几千人就如何如何,那明显是不可能的。不过叛贼退兵了那就是好事儿,此时阎忠他想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百姓。毕竟陇县的百姓是保住了,他们不会被羌人洗劫,也不会有什么伤亡了。这些在阎忠眼里看来,倒是要比剿灭叛贼还重要。
 
    “是啊,退兵了好,韩遂和边章倒是知道当机立断啊!”
 
    这话就是马超说的了,虽然他也猜到叛贼会退兵,但其实他更希望把叛贼拖在陇县这儿,那样儿也许汉军大军到了之后,韩遂他们就该损失惨重了。可惜这帮人跑得倒是挺快的,至少都比兔子要强。
 
    至于说北宫伯玉他们还会不会再来进攻陇县,这个谁都不知道,马超自然也是不知,但他却知道一时半会儿北宫伯玉他们是绝对不会卷土重来就是了。毕竟汉军马上就要到了,所以北宫伯玉他们还要对付朝廷的大军,自然也就无暇再顾及别的了。
 
    阎忠最后是特意留了马超他们在这晚宴,别看马超都来了好几日了,但这还真是头一次在老师这吃饭。其实阎忠知道,如今叛贼退了兵,那么自己这弟子也就要离开了,所以他才特意让下人做了丰盛的晚宴给他们,也算是临别前最后的晚宴吧皇叔,别过分全文阅读。
 
    而在陇县又待了一日后,马超几人就和阎忠辞行了。毕竟他还要赶回徐州,糜太公那边马超得早点儿回去,耽误不得。至于说庞德和崔安两人,崔安倒是和他一道回徐州,而庞德则是要回陇西,因为陇西还有马超的五千私兵在那儿,所以如今马超不在的情况下,也只有庞德能统揽大局,而管事的离开的时间也不能太长了。
 
    “胡守将,就送到这儿吧!”
 
    马超对胡轸说道,得知马超他们要离开,胡轸是亲自把他们送出城。
 
    “三位,保重了!”胡轸对着三人一拱手。
 
    “保重!告辞!”
 
    马超对他说道,庞德和崔安也同样是对着他抱拳告辞。说完后,三人就转身骑马离开了。而胡轸则看着三人的背影远去后,直到再也看不见,他这才返回了陇县。
 
    徐州东海郡朐县,马超和崔安回到了糜府。
 
    “孟起哥哥,你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“贞儿,我回来了!”
 
    糜贞看到马超后,就赶紧扑了过来。也就是旁边没人在的情况下,她才敢如此,毕竟和马超接触时间长了,糜贞确实也变得大胆了些。可要是还有他人在的情况下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 
    马超抱了她一会儿,然后扶着糜贞的双肩,仔细打量了一番后,说道:“贞儿,你瘦了!”
 
    其实想想也是,在得知自己父亲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后,要说糜贞每天还能吃好喝好,然后心情愉快,那根本就不可能。而马超在她身边的时候还算好,可马超一不在了,她这身心就更加疲惫了,不只是每天要照顾病重的父亲,还很想远在凉州的马超,所以她不瘦才怪。
 
    糜贞闻言倒是没有说什么,只是对着马超缓缓摇了摇头。而马超则是爱怜地紧紧抱着她,用心疼的口吻说道:“傻丫头,为何不照顾好自己,不知我会心疼吗?”
 
    “孟起哥哥,我好想你!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!我也是!”
 
   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后,马超让下人去准备膳食,他可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,反正马超决定了要自己亲自喂糜贞吃饭。因为他此时看着糜贞如此,实在是心疼得很。在他看来,虽然糜太公的事儿是给糜贞不小的打击,但也不能让自己这样,他是看着就心疼啊。
 
    至于说在糜府中,马超的身份糜太公之前早就说过了,所以在下人面前他的话自然是好使,没人敢不听他的。不一会儿,下人就把做好的吃的给端了上来,而马超则开始动手喂糜贞吃饭。要说这些时日以来,糜贞确实是没怎么好好吃饭,最后就变成这样了。不过她却没想到马超要亲自喂自己吃饭,结果最后怎么也没拗过马超,没办法就得让马超如此了。
 
    糜贞为此是不得不感动,心里也是非常的甜蜜。要说这样的事儿对马超来说确实是没什么,但对糜贞来说,这可不是一般般的小事儿,而她也知道,这都是因为孟起哥哥心中有自己,所以才会如此。有夫如此,妾心足矣!
 
    最后马超是逼着糜贞把所有的吃的都给消灭掉了,当然了他那是硬喂进糜贞嘴里的。虽然糜贞劝了马超多次,但却没有什么用。在这事儿上,她根本就说服不了马超,所以马超喂给她吃的,她是不得不吃,最后就都没了。
 
    看着最后吃的终于是被消灭掉了,马超这才心满意足,总算是可以了,于是对糜贞说道:“贞儿,如果你以后还是不好好吃饭的话,那我就还像今日一样,你看着办吧!”
 
    糜贞忙摆手说道:“不会的,孟起哥哥不可再如此,贞儿好好吃饭也就是了!”
 
    虽然糜贞对马超的举动,心中也感到非常甜蜜,但这种事儿最多一两次也就可以了,绝对不能再有,如果这要传了出去,那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儿唯我终极最新章节。要说如今可是古代的封建社会,所以像马超这样做得就算是有,也绝对没有几个,这种不是主流的东西终究还是不能为世人所接受的,而男尊女卑的思想那更是……
 
    糜贞吃完饭后,马超和她一起去看了糜太公。而此时糜太公在屋中睡着了,他们两人是悄悄地进了屋中,往榻上看去,马超看得出来,糜太公这病是又严重了,可却没办法。之后两人又悄悄地退了出来,出屋后,马超则在一旁安慰着糜贞。
 
    “贞儿,你还有家人,还有我!”他拉着糜贞的手说着。
 
    而此时糜贞的头已经枕在了马超的肩膀上,正低声地哭泣着,马超则用锦帕给她擦着眼泪。
 
    之后马超又见到了已经好几年没见的糜竺,两人又聊了很久,几年不见,马超发现糜竺多了一丝沉稳,越来越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了。
 
    司隶与凉州的交界,皇甫嵩和孙坚带领的大军此时已经驻扎了下来。夜晚了不便再赶路,而刘宏也没说你们必须要马不停蹄地赶往凉州,反正速度上差不多也就行了,皇甫嵩和孙坚他们倒是也想快点儿,但那可不是几个人,而是两万人啊。而且还都不是骑兵,基本上都是步兵,还想要多快的速度行军啊。
 
    此时皇甫嵩的大帐中,皇甫嵩和孙坚都在。只听皇甫嵩对孙坚说道:“文台,如今黄巾刚刚安定下来,没想到这凉州羌人之乱又起,难道真是天不佑我大汉乎?”
 
    皇甫嵩其实很想多说一句,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啊,不过这话他可没说出来,毕竟孙坚可不是他的心腹,所以有的话能说,那么有的话当然就不能说了。而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,皇甫嵩那可是一清二楚。
 
    孙坚闻言心说,皇甫嵩和朱?y倒是不一样多了,要是朱?y在这儿的话,他绝对是要先把羌人骂一顿再说,然后就得说让自己多杀敌报国之类的话,自己对此早就已经习惯了,算是很了解。不过皇甫嵩明显不像朱?y那样儿,而且看他好像应该还有话,只是没对自己讲罢了。
 
    “大帅所言,坚也想过,如今这确实……”
 
    孙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本来他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,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自己不太熟悉的皇甫嵩呢。
 
    皇甫嵩算是看出来了,知道孙坚也说不出来太多,所以他也就没在这上多说,“文台,以我军这个速度,相信马上就能遇到叛贼,到时候我们绝对不可放过他们!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孙坚倒是眼睛一亮,“没错,大帅所言甚是,坚一定尽力就是!”
 
    别看孙坚此时是这么说,其实在他眼里还真就没把北宫伯玉他们看得太重,也就是韩遂和边章他注意了一下,但也没怎么看在眼里。别看叛贼近十万人,但在孙坚看来,无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。之前的凉州刺史耿鄙,那是他大意了,所以才失败,自己不会失败就是了。
 
    皇甫嵩笑着,对孙坚点了点头,“有文台此言,我军无忧矣!”
 
    这话算是夸孙坚的,但也是皇甫嵩心中所想,在他眼中,孙坚就是猛将,江东猛虎可不是吹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雒阳皇宫,刘宏得到了最新的凉州战报,结果是汉军又败了。
 
    皇甫嵩和孙坚带着大军和叛贼对峙了五个多月,期间双方确实是各有胜负,而双方没有什么大战,彼此都是小规模的战斗,可最后皇甫嵩和孙坚却是中了叛贼之计,结果大军是全军覆没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〇一章 剿叛贼刘宏再派兵
 
    而在皇甫嵩和孙坚的大军与叛贼对峙的这五个多月中,还是发生了一些事的。
 
    比如说董卓已经从黄巾战场上凯旋而归,而刘宏对他是不吝封赏,最后不只是赏赐了他和他属下许多东西,而且还封了董卓为侯。比起马超什么都没有,确实是强太多太多了。
 
    而在徐州东海朐县,糜太公终究还是没挺过去,最后还是去了,众人不由得是伤心落泪。作为糜家家主,糜太公是合格的,他时刻都以振兴家族为己任。但同样的,他对糜家的下人,对自己的族人,可以说也都不错,是一个让人爱戴的家主。要说最严厉的时候,莫过于是对自己的子女,算是一个严父了,但作为儿女的都能理解,他其实是一个好父亲。
 
    糜太公在弥留之际,特意把糜竺三人和马超都叫到了自己的榻前,他拉着糜竺的手,用虚弱的声音对他说道:“竺儿,为父走后,家主之位就由你来担当。要记得,一切都以家族的利益为先,这样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家主。而糜家交与你,为父很放心!”
 
    “儿一切都遵父亲之命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