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老武不是在吟诗而是用一种古歌韵唱曲儿所以倒

“不可!”杨千叶和武士彟异口同声,开口阻止。
 
    二人这一开口,不由诧异地对视了一眼。
 
    杨千叶心道:“若是由着李鱼为我卜算,万一被他察知我的真正身份岂不糟糕。可是姐夫缘何也出面阻止?”
 
    武士彟一语出口,心中也是一呆:“夫人为她妹子卜算姻缘,我倒是阻拦个什么劲儿?”
 
    武士彟是绝对不愿也不敢承认是一份私心作祟,不想这个清丽可人的小姨子早早觅得如意郎君的,只好打个哈哈,对杨夫人解释道:“夫人呐,除非生死两难的大事,怎好动
 
辄窥问天机,天机嘛,还是不要泄露太多的好。唔,千叶刚刚投奔利州,也不急于一时,待她安顿些时日,夫人从利州的好儿郎中,为她选一佳婿岂不是好?”
 
    女人似乎天生都有为媒的嗜好,武士彟这样一说,杨夫人登时心花怒放。自忖凭她眼力,必能为这苦命的小妹子选到一位如意郎君,便也不再坚持由李鱼为她卜算,只是颔首
 
道:“夫君所言甚是!本来啊,因为咱们家顺儿还得一两年功夫才需谈婚论嫁,我还不曾关注过利州官宦人家的子弟,如今看来,倒要提前着手了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连连点头,道:“夫人出马,自然无往而不利!啊,李小郎君,你说那边风光更美?走走走,咱们瞧瞧去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或是有些心虚,急忙上前两步,拉住李鱼,便往他方才信手所指处行去。李鱼其实还真不曾往那个方向游览过,如今只得硬着头皮与武士彟结伴而行。不想他本是无心
 
地一指,却不料那个方向竟然真有意外之喜等着他们。
 
    李鱼和武士彟向那方向走不过百十步,豁然发现前方林中竟然藏着三株野桃树。那是三株晚熟秋桃,因为土壤肥沃,又少人打扰,所以树上已经熟透了的秋蜜.桃儿沉甸甸地缀
 
弯了枝头,令人垂涎欲滴。
 
    武士彟又惊又喜,道:“哎呀,原来此处还有如此惊喜。哈哈,小神仙就是小神仙,本督竟不知这山坳中竟有这样一处神仙般的所在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说着,已是兴冲冲地上前摘起了桃子。
 
    李鱼瞧着那白里透红、肥美多.汁的水蜜.桃儿,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先前的那一幕乌龙,回味之间,觉得指尖上有一种甜美的感觉:“没道理啊!手指头又不是舌头,哪来的味
 
蕾,怎么会有甜甜的感觉呢?错觉、一定是错觉!”
 
    李鱼托住一枚熟透了的大水蜜.桃,因为心中有着比较,下意识地自语道:“唔!手感还是差了许多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刚刚摘下一枚桃子,正要尝一尝味道,听到他这句话,登时摇头道:“小郎君此言差矣,桃子要什么手感,应该用你的舌尖,品一品它的口感才对。”
 
    李鱼马上拱起手来,拍马屁道:“大都督就是大都督,一语惊醒梦中人呐!”
 
    武士彟有点窘,这不废话么?桃子是用来吃的,当然该注重它的口感,小神仙的马屁怎么拍的这么露骨?可是瞧他一脸促狭的笑意,又不像是刻意的奉承,难不成小神仙话中
 
别有深意?
 
    武士彟也不知道李鱼究竟意有何指,又不想显得自己愚昧,揣摩不透他话中真意,便哈哈一笑,仿佛了然于胸地神秘一笑,道:“小郎君所言,才是莫测高深呐!”
 
    两个人对视一眼,一起哈哈大笑起来。
 
 第055章 杀杀人,跳跳舞
 
    明月当空,篝火一丛。
 
    篝火窜起两丈多高的火苗子,围坐在篝火周围的人都被那火光映得脸庞红润,尤其是女子,常言道灯下看美人,更增三分颜色,那灯可不是后世的白炽灯,此时的火光差可比
 
拟,杨夫人和杨千叶当真比白天里更加的婉媚动人。
 
    一个腰肢细细、身段窈窕的小美人儿,发梳仙髻,身着羽衣,环佩叮当间扬臂旋转,嫣然纵送,姿态妙不可言。这美人儿不是武家豢养的舞姬歌女,正是武家大小姐武顺儿。
 
    几个武府侍婢斜坐一侧,或抚琵琶、或拍手鼓,带些胡音节奏的明快音乐随之而起,荡漾在这静寂的大山之间。
 
    武顺一曲舞罢,香汗津津地停下,笑盈盈地向众人福了一礼,翩跹然退下,回到自己席边一看,华姑盘腿坐在案前,两只小手捧着肥肥嫩嫩一块手抓羊肉,正啃得唇角流油。
 
    武顺儿白了妹子一眼,嗔道:“就知道吃,饿死鬼投胎的呀!”
 
    华姑向她扮了个鬼脸儿,笑嘻嘻道:“姐姐的舞反正什么时候都看得到,当然是吃肉要紧。”
 
    武顺哼道:“难道平日里就短了你的羊肉吃么?”:
 
    华姑扬了扬手中的羊肉,笑道:“彼羊肉非此羊肉也,而姐姐始终还是那个姐姐。”
 
    坐在旁边席上的李鱼笑道:“华姑当真冰雪聪明,这句话大有味道。与你同龄的女孩子里,只怕很难再有第二个,说得出你这样为贪吃辩护的高妙见解了。”
 
    华姑握着手抓羊肉向他煞有介事地拱拱手:“承让,承让。”
 
    武顺见李鱼给她帮腔,心下欢喜,俏媚地瞟了李鱼一眼,道:“还是小神仙好眼力,我这妹子呀,就是人小鬼大。”
 
    武顺毕竟是大家闺秀,虽然年少活泼,平素也不会向男人做出这般姿态,不过此时饮了几杯葡萄美酒,红晕上脸,便也不似平时拘瑾了。再者,李鱼本就俊俏,又有一层神仙
 
光环,顺姐儿哪有不喜亲近的道理。
 
    李鱼这厢正同姐妹花贫着嘴,武士彟捧着一盏盛满美酒的金屈卮,深一脚浅一脚摇摇晃晃地来到了李鱼的几案前,开怀大笑道:“今夜酒兴浓厚,小郎君不为我等高歌一曲么
 
?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起身道:“小可可不擅唱歌,莫如大都督即兴高歌一曲,如何!小可敬大都督!”
 
    李鱼说罢,抢先举起一杯酒,豪爽地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武士彟哈哈大笑,高高举起金屈卮,盏中酒水荡漾,倒映出了一轮摇曳于酒中的明月。武士彟略一沉吟,高声歌道:“明月好酒更胜吾,吾尚未饮它先醉。且饮,且住,你在
 
长空我遥敬,共饮一杯风火发~~”
 
    老武不是在吟诗,而是用一种古歌韵唱曲儿,所以倒不甚讲究押韵,那欢畅淋漓的气氛也是十足。老武一曲歌罢,李鱼犹在琢磨其中一些没听清的字句,武元庆和武元爽已经
 
喝起彩来。
 
    “好!啪啪啪……”
 
    武元庆、武元爽大力鼓掌,李鱼忙也跟着喝起采来。老武一口喝干盏中美酒,哈哈笑着扯住李鱼,道:“本督已经唱过了,小郎君,该你啦,要么唱,要么即兴吟诗一首,你
 
选哪个?”
 
    李鱼懵了,赋诗?臣妾做不到啊!唱歌,我唱什么呢?
 
    “一人,我饮酒醉!醉把佳人成双对。两眼 ,是独相随,只求他日……”
 
    不行!古人懂“喊麦”么,可别这一吼出来,连九岁的小华姑都鄙视我,那可真丢脸丢到姥姥家了。
 
    “啊~~啊~~五环,你比四环多一环~”,咳!时代感太强了,得有点古韵的。而且大唐气象何等大气,要豪迈些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